立体教学整合

编辑:懂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09-29 09:03:15
编辑 锁定
立体教学整合
立体教学整合是立体教学理论的研究对象。立体教学整合也是立体教学心理的建构之一,立体教学心理由立体教学主体、教学客体、立体教学中介、立体教学整合、立体教学评价组成。立体教学整合具有很多不同的性质,如整合性、模块性、层次性、层级性、级别性、类型性等等。立体教学整合性质的揭示不仅是对立体教学整合定义进行说明,还在于对立体教学整合的年龄发展性进行更加详细的揭示,从而对教材的构成和学生的立体教学心理发展阶段发生相应的影响。也对立体教学过程中经验性积累教学整合和创造性跨越教学整合的发生及混同进行了说明等等。
立体教学理论根据理论先行模式得出,但理论先于实践并不代表不需要实践,仅在于理论先于实践表达。
中文名
立体教学整合
对????象
立体教学理论
方????式
共同建构立体教学进程
构????成
立体教学主体
立体教学整合
立体教学整合是立体教学理论的研究对象,立体教学理论、立体教学模式、立体学习心理、立体教学实践体系共同建构立体教学进程。立体教学整合是立体教学建构的关键因素之一,立体教学由立体教学主体(外化性主体)、教学客体、立体教学中介、立体教学整合、立体教学评价等共同建构完成。立体教学整合之中的立体指深层混沌教学整合(无序教学整合或无意识教学整合)和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有序教学整合或有意识教学整合)的发展性整合效应。整合即把零散的东西连接,从而将原来孤立的、片面的、零散的、零碎的不连接的因子或因素有机的连接起来、组合、整顿、整理构成现象、意义、语法相关的大因子或大因素的过程。立体教学整合中的整合也指将原来孤立的、片面的、零散的、不连接的立体教学主体因子和教学客体因子,连接构成具有现象、意义、语法相关的联系因素的过程。整合首先表征立体认知性整合(个体建构性)、其次,再表征立体学习性整合(个体建构性),再其次,表征立体教学整合(个体建构性)。然后,才表征社会性整合(如文化性整合、信息性整合)。整合首先表征建构性整合,然后,表征因素性整合。
立体教学整合具有许多性质,但层次性、层级性是其具有的基本性质。我们在认知功能、学习功能、教学功能的认知中,经常将分化与整合相互对立,并认为它们是科学发展时显示的两种相反相成的趋势,但这在立体教学整合之中并不显示这样的情景。立体教学整合认为,整合的发生是先驱,分化是整合的另外一种表征,即整合性分化或分化性整合。如动物的分类,首先是对动物的整合,然后,才是对动物的分类,这便是整合性分化。动物的分类系列一经确立,每一种动物都应该符合于动物,具有动物特征,这便是分化性整合。传统科学的发展,首先对科学认知对象进行了分化,然后,在分化的基础上才展开整合。现代科学的发展,首先是对科学对象整合的认知,然后,才表征整合之后的分化,即整合性分化的认知——如阶级合作的特殊表征——阶级斗争,没有阶级合作,便没有阶级斗争的表征,只有具有了阶级合作,才有可能产生阶级斗争。阶级斗争这种极端的分化现象是阶级合作的另外一种形态表征。整合才是产生分化的基础。立体教学整合的首要性质——整合性及整合和分化性如上所表,后面不在陈述。
1、立体教学整合的层次性
立体教学整合的层次性指立体教学整合首先是人类发生的立体教学整合现象,然后,立体教学整合由深层混沌教学整合和浅层有序教学整合共同建构完成,深层混沌和浅层有序构成立体教学整合不同的层次,并表征层次性。深层混沌教学整合指深层混沌教学主体与教学客体直接或间接(或在立体教学中介作用下)的关系中发生的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现象,通常人类个体在0月——3岁阶段时,形成深层混沌整合,立体教学整合功能性心理的解释,也指融合性运算整合层级阶段。即融合性教学主体与融合性教学客体直接或间接的(或在立体教学中介作用下)发生的融合性教学整合——如模仿、仿效等等。单纯的讲深层混沌教学整合,其并不仅在人类之中得以发生和发展,在哺乳类动物(灵长类动物)等之中也能够形成和发展,如小猩猩对成年大猩猩表现的行为具有模仿性或仿效性,这是因为大猩猩这种哺乳类动物具有深层混沌教学整合或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效应的关系。人类个体所具有的深层混沌教学整合,较之于哺乳类动物有了较大的发展,能够将无意识深层混沌教学整合向有意识浅层教学整合发展,从而表征对符号、语言、手势等等的认知。深层混沌教学整合首先指哺乳类动物具有的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然后指人类个体具有的有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从无意识向有意识的发展是人类进化的表征。
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指人能够在无序或有序的对象(教学客体)与立体教学主体之间发生间接性关系时,或在立体教学中介导引下,产生对对象有意识的教学整合,从而不仅表征现象上对教学对象认知,意义上也对教学对象认知,并在语法上对教学对象具有相应的安排。所谓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简单讲来指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仅表征对教学客体的现象性教学认知。浅层有序教学整合,简单讲来指有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有意识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有意识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有意识复杂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有意识理性复杂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等等。深层混沌和浅层有序之间的最大区别在于,深层混沌是无意识教学整合的表征,并且,仅对教学客体产生现象性认知,如2岁幼儿通过教学整合知道“这是妈妈、那是爸爸”,但为什么“这是妈妈、那是爸爸”,并不知道。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是有意识或符号化意识教学整合的表征,并且,不仅对教学客体产生了现象性整合认知,也形成了意义性认知,更形成了语法性认知,从而将现象、现象性意义、意义性语法或现象性语法等等整合在一起,表达人类对教学客体的教学深度或认知深度。
立体教学之所以要对立体教学整合首先进行层次性划分,首先,立体教学整合的层次性揭示了立体教学整合从深层混沌向浅层有序的演化(发展)历程;其次,立体教学整合的层次性还揭示了创造的发生和发展进程,即创造心理首先是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现象(创造萌芽、创造启动、创造过程),然后,创造心理才显示浅层有序教学整合进程(创造表征、创造修正、创造反馈等等);再其次,立体教学整合的层次性划分,对立体教学整合的层级性划分、级别性划分、类型性划分、程序性划分、模块性划分等等均具有显着的意义。
2、立体教学整合的层级
立体教学整合的层级可以划分为如下几层:
2、 1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
融合指立体融合主体(学生)与融合客体在直接或间接(立体教学中介)刺激中,产生的主客体相互混同现象。融合在立体教学整合中指整合的一个层级或首发层级。
立体教学整合在人类个体教学过程中的首先表征,是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首先展示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即融合发生于无意识融合性教学主体与融合性教学客体之间的直接作用(如感觉认知),然后,才在直接和间接的刺激下,继续展开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的发展。融合性教学主体+融合性教学客体+直接刺激或间接刺激(通过立体教学中介)=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如18月前婴儿的模仿行为),并进入融合性运算教学评价之中。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指发生于哺乳类动物(灵长类动物)和人类之中的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但人类个体因具有充分的发展潜力,导致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能够向有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发展,并在立体教学心理中揭示人类或人类整合的来临(如形成了浅层有序教学整合程序)。于是,人类个体独具的有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便得以发生和发展,并表征人类个体在18月之后,能够对意识或符号性意识对象产生间接刺激性获得,从而形成有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现象,使得人类个体能够有意识的对模仿、仿效等开展有意识控制和发展,并导致下一阶段整合层级的表征。
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可以被划分为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和有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它们分属于深层混合的教学整合和浅层有序教学整合现象,也是人类个体和哺乳类动物或灵长类动物区分的关键环节。无意识融合和有意识融合之间的区别在于融合主体的有意识或无意识,从而导致融合性运算整合的有意识或无意识现象发生。
融合的产生表征婴儿对教学客体或刺激客体现象的模糊认知,模糊指其整合的深层混沌整合现象或无意识现象。融合也是婴儿对教学客体或刺激客体潜识别、潜记忆、潜综合、潜理解、潜模仿行为产生的依据。婴儿(立体教学主体)在融合(立体教学整合功能之一)之中获得了对教学客体或刺激客体的潜在整合性表征,也是无意识整合性表征。
2、2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
破译指立体教学整合的第二个层级,它产生于融合之后,是浅层有序教学整合得以表征的依据。破译是浅层有序认知(学习、教学)心理对深层混沌认知(学习、教学)心理的识别、记忆、简单理解进程。破译也是创造性认知(学习、教学)心理产生的依据。
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是立体教学整合的第一个层级现象,也是立体教学整合首先必然发生的教学整合现象。当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发生之后,立体教学主体获得了对教学客体的感知觉认知和表象思维性认知,立体教学整合在动力(运算或运算外化)的推动下,在外界因素的诱惑性吸引下,便导致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的发生。如果说,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仅导致立体教学主体产生了对现象的认知的话,那么,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的发生,便导致立体教学主体对现象性意义的掌握。因此,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主要是对现象性意义的掌握,这需要通过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之中的识别、记忆、理解等进程的发生。同时,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也是创造或创新心理发生的基础。正是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对现象性意义的揭示,导致立体教学主体不仅对现象的模仿性认知,也产生对现象性意义的破译或创造性认知,从而驱使立体教学整合进入到一个新阶段。如3岁小朋友对的“妈妈”的识别、对“妈妈”的记忆、对“妈妈”的简单理解。
破译(破译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的简称)是融合(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的简称)之后发生的立体教学整合第二种进程或功能,融合主要通过直接或间接的刺激激发产生,破译通过间接的刺激激发产生,这是二者的区别点之一;融合仅对教学客体现象产生整合认知,破译对教学客体现象和现象性意义产生整合认知(如融合仅对“妈妈、爸爸”产生认知,破译对“妈妈是女的、爸爸是男的”产生认知),这是二者之间的区别点之二;融合是立体教学整合发生的首要现象,破译是立体教学整合发生的第二种现象,是对融合的破译,没有融合的产生,便不会有破译的形成,这是二者之间的区别点之三;融合主要通过自组织级别、吸引子级别、潜分化级别的发展,从而表征无意识教学整合心理的进展,破译主要通过识别、记忆、理解或简单理解表征,这是有意识教学整合的表征,也是有序性教学整合的表征,这是二者之间的区别点之四;融合向我们揭示了模仿的产生历程,也揭示了经验的现象诞生历程。破译则向我们揭示了创造的产生历程,揭示了现象性意义的认知历程,创造和经验在此之中初步得到了分化性表征,这是融合和破译之间的区别点之五。
破译导致立体教学整合向前发展,也导致无意识融合性教学整合向有意识教学整合发展,并使得识别、记忆、理解等立体教学整合现象产生。融合并不导致记忆的形成(如10月婴儿的无意识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更不导致理解的形成。立体教学整合只有演化或发展到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时,才能够导致记忆、理解、识别等等的产生,所以,有意识融合发生在浅层有序教学整合层级之中,是能够对教学客体记忆、识别、理解的,但这是与破译相互融合的结果。破译是人类独具的立体教学整合特征,哺乳类动物或灵长类动物并不具有这样的特征,它们只能够展开对教学客体的模仿,人类个体能够形成对教学客体意义的认知,然后,在加以表征,这种区别是重大的。
破译的产生导致幼儿对教学客体或刺激客体现象性意义的认知,并导致浅层有序教学整合的产生,将融合(有意识融合现象)、破译都包括了进来,并致使其发生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演化或发展。破译导致幼儿能够产生对教学客体或间接刺激客体的意识性识别、意识性记忆、意识性理解等等现象,将融合对现象的认知推进到破译对现象性意义的认知之中。
2、 3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
整合指对孤立的、片面的、零碎的、零散的立体教学因子的有机整理、整顿、组合,从而使其以连接的、联系的形态表征。
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中的第一个整合表示立体教学整合分层的层级,如融合、破译、整合等等,第二个整合表示立体教学的功能,即整合功能。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简称整合,后面将采用整合的简称。整合是立体教学整合的第三季功能,立体教学整合首先指融合的发生,然后,破译的发展,再其次,才是整合的发生。从融合至破译,从破译至整合,这个立体教学整合发生的关系是克定的。如果说,融合发生在婴儿时期或0月时期的话,即新生婴儿便能够产生融合,如新生儿能够对外界刺激因子(光线、声音、压力等等)反应,并表达哭声。破译的发生时期则是18月之后,18月的幼儿具有意识(意识化思维性运算心理),如能够呼唤“妈妈、爸爸”等清晰语言,证明18月幼儿具有破译及其结果。整合的发生通常是3岁之后,如幼儿能够讲出短句,对认知对象进行比较,能够对事物进行简单的分类,即形成了分类、综合、比较等等整合性功能。
整合的发生则不仅导致立体教学主体对现象、现象性意义产生认知,也对意义的现象性演化或意义性演化具有立体教学整合功能。整合是复杂于破译和融合的立体教学功能,整合使语法或句法等介入立体教学主体发展之中,如5岁幼儿表达的“拿来”,而不是“来拿”,说明幼儿对词句安排的句法掌握或语法掌握。整合使得幼儿具有意识性比较或符号意识化比较、意识化分类或符号意识化分类、意识性综合或符号意识性综合、意识性安排或符号意识性安排(句法介入)等等立体教学整合功能。
2、 4复杂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
复杂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的简称指复杂整合,后面沿用复杂整合这个简称。复杂整合较融合、破译、整合显得复杂,其原因是复杂整合的整合不仅对浅层有序思维性运算心理发生,也对浅层有序情感性运算发生,还涉及到意志性运算心理或素质的建立。融合之中,虽然也对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实施了融合,但融合所指的现象主要针对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融合是对深层混沌思维性运算心理实施的融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功能。破译和整合同样如此,主要针对浅层有序思维性运算心理实施的破译或整合,虽然它们也对浅层有序情感性运算心理实施破译或整合,但效果并不如复杂整合那样显着。复杂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不仅对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也对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素质性心理实施复杂整合,从而使得立体认知心理的学习性发展、教学性发展显示复杂整合。融合的发生年龄主要是0月——18月;然后,融合性主导让位于破译性主导,使得立体认知心理的发展表征破译整合,这主要指18月——3岁;当幼儿年龄发展到3岁——6岁时,破译性主导让位于整合性主导,立体认知心理的发展以整合为主。儿童年龄在6岁——15岁之间时,整合主导让位于复杂整合主导,立体认知心理的发展以复杂整合为主。这是立体教学整合层级发展的基本线条或年龄规律。立体教学心理的发展指立体学习心理的教化进程,立体学习心理的发展指立体认知心理的学习化应用过程,因此,立体教学心理的基底是立体认知心理。立体认知心理由立体认知主体、认知客体、立体认知中介、立体认知整合、立体认知评价建构完成。立体学习心理由立体学习主体、学习客体、立体学习中介、立体学习整合、立体学习评价建构完成。立体教学心理则由立体教学主体、教学客体、立体教学中介、立体教学整合、立体教学评价建构完成。本处对立体教学整合的论述是对立体教学心理的论述进程,对立体教学整合的论述因立体教学整合具有很多性质,此处仅对立体教学整合的层次性和层级性加以陈述,其他的性质则放在以后再对其加以陈述。
复杂整合因其并不仅针对浅层有序思维性运算心理发生,而针对立体认知(教学)整合发生,这里要对立体认知心理核心进行陈述。心理的核心是认知,这是认知心理向我们陈述的要点。但立体心理的核心是立体认知心理,立体认知心理的核心是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意志性运算心理或素质性心理。立体教学整合并不简单表征对立体教学心理现象的解析,而是对立体教学心理核心的解析,这就涉及到立体教学思维性运算心理、立体教学情感性运算心理、立体教学意志性运算心理或素质性心理等等。于是,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陈述便表征对融合性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破译性立体教学整合层级、整合性立体教学整合层级、复杂整合性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陈述。
复杂整合首先是对整合的描述,整合可以划分为内整合——针对立体教学心理内部因子的整合,如自我意识的整合;外整合——针对外界输入因子的整合,如对外界教学客体的整合或意识性整合,然后,再将内整合和外整合连接起来进行整合性描述。复杂整合其次,指对动力(运算)的整合描述和信息(思维)的整合描述,动力(运算)的整合描述指立体情感性运算的描述历程,复杂整合表征对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和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的共同研究性描述,并导致对意志建立和发展的研究。再其次,复杂整合是将融合、破译、整合、复杂整合等放置到一块进行的研究,其中即包含融合+整合的研究,如对模仿的整合性研究;也包含破译+整合的研究,如对创造初次表征的经验化研究;更包括对思维性运算的发展主导性或被动性的研究,如此,将立体思维性运算研究纳入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之中,使智商和情商被整合起来等等。复杂整合过程也是对因果性、规则性、约定性、偶然性等等、等等的研究进程,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在复杂整合过程研究之中,富含了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因子,也包含意志性运算心理因子,因此,显得复杂起来。复杂整合对想象的描述性研究,放在后面展开。
2、 5理性复杂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
理性复杂整合性运算教学整合层级简称理性整合,后面将沿用简称形式。理性整合是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最后一个层级显示,其针对的对象仍然是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意志性运算心理或素质等立体教学心理核心状态,是立体教学心理核心状态研究的展开。理性整合发生于12岁以上的少年立体教学心理之中,是对立体教学心理核心状态的理性研究进程表征。如果说,0月——18月婴儿立体教学心理和立体教学整合的研究是无意识研究的话。那么,18月——3岁幼儿立体教学心理和立体教学整合的研究便是有意识的研究或符号性意识化心理的研究。3岁——6岁儿童的立体教学心理和立体教学整合的研究,虽然具有整合性进程。但融合、破译、整合发生的随意性仍然是不可控制的,这是因为融合、破译、整合等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研究中,虽然尚未对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进行表征,但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仍然强烈的影响着融合、破译、整合的过程,并且,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对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的强烈影响,致使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整合效应显示情感化状态或潜在的情感化状态,随意性较大。复杂整合对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研究,表征对6岁——15岁孩子的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研究,也是对此阶段孩子的想象性心理展开的研究时刻。想象在复杂整合之中充分的显示其巨大的功效,6岁——15岁孩子的想象充分延展了他们此刻的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现象,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因此,融合、破译、整合、复杂整合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研究,并未表征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在研究中占据优势地位或优越地位,与此相应的是立体教学整合仍然摇摆于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和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之中,但这个摇摆性是必须的和必然的,是一个进程的显示。
只有孩子到达了12岁之后,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经历了融合、破译、整合、复杂整合的初级发生和发展之后,达到了理性整合阶段时,理性思考或理性思维性运算占据了立体教学心理的优势地位或优越地位,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的发展才开始在立体教学心理中显示其理性整合发展的过程。反过来想,如果人类个体没有经历过融合、破译、整合、复杂整合等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初级发生和发展过程,便不能够明显的表征理性整合过程。理性整合也是逻辑化过程的开始,立体教学整合在理性整合之中逻辑化了起来,人们的思考、思索、思路、思念、思虑、思想的路径等等开始逐渐的建构,自我意识与意识之间的关系开始明显了起来,一方面自我意识占据优势,另一方面,意识占据优势,(自我意识主要对内整合进程研究,意识主要对外整合进程研究)。立体教学心理研究过程中的动力性(运算性)和信息性(思维性)也开始显着的得到表征,但并未因此有人对二者之间的整合进行研究,如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和立体运算性思维心理之间的转化性整合。对心理研究的动态和静态被人们加以无以复加的讨论,但为何人们不对静态的思维进行动态性研究,即对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展开研究呢,为何人们不对动态的心理也进行静态的研究,即对立体运算性思维向立体思维性运算的转化进行研究,这是留给立体教学整合的研究任务。
理性整合也是逻辑化整合的研究历程。当我们认为某老师讲课逻辑化程序很严格时,却忘了该老师讲课的创造性一定并不显着这一点。逻辑化使得教材归一(教学客体归一)和授课归一(立体教学中介归一),创造性则使得教材和授课(教学客体和授课手段归向多点)归向多点,逻辑化和创造化都是教材必备的方式和教师必须的讲课手段,也是立体教学整合层级之中应该达到的要点。
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发现是立体教学心理的贡献。当我们对立体教学整合的层次性和层级性认知之后,首先确立立体教学整合的“从混沌向有序的演化或从深层混沌向浅层有序的演化或发展性”,这是对立体教学整合认知的最大前提。我们只有对立体教学整合的这个性质认知之后,才能够对表征在我们心理之中的经验性心理和创造性心理等等加以认知,明白其来源和发展历程等等。立体教学整合层级向我们揭示发生立体教学整合的学生的年龄特性,这就是0月——18月发生的融合性层级、18月——3岁发生的破译性层级、3岁——6岁发生的整合性层级、6岁——15岁发生的复杂整合层级、11岁或12岁以后发生的理性整合层级,这个层级的系列性是不变的,尽管它们之间的关系表征多种形式。
3、 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性:
立体教学整合是立体教学模块的整合,也是立体认知模块或立体学习模块的整合。立体教学模块整合的因素指立体教学主体。教学客体、立体教学中介、立体教学整合和立体教学评价,当这些因素在立体教学整合之中发生整合状态时,便宣告整合的发生,也宣告模块的产生或形成。模块理论或认知模块理论或立体认知模块理论当前正处于走红的时代。此处对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性的解释,是立体教学整合理论的定义部分阐述。立体教学整合性模块、立体教学模块、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并不是一回事,立体教学整合性模块是对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性解释,立体教学模块则是对教学客体模块的解释,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则是对模块的详细解释,三者之间在对象上是不同的。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性具有一些特征,如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混沌性和有序性;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动态性和静态性;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开放性和封闭性;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类型性和层级性;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核心性和边缘性,但这是涉及到立体教学整合的模块建构时表征的特征,并不是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特征。西方着名学者对模块进行了阐述,认为模块具有封闭性、硬件化性、领域特殊性等等,但这是对符号或符号意识化模块的认知结果,并未表征对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认知,立体教学整合模块具有混沌或深层混沌向有序或浅层有序演化的特征,此处要加以解释的便是这个特征。
3、1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混沌性或深层混沌性:
立体教学整合发生于立体教学主体和教学客体或在立体教学中介作用下,形成的立体教学整合。立体教学整合首先具有模块性,这个模块性指它是由立体教学主体、教学客体或在立体教学中介作用后形成的,模块表征这些因子之间的连接关系。当立体教学主体表征混沌性或深层混沌性时,教学客体便只能够表征相应的混沌性或深层混沌性,并不能够表征有序性,因为混沌性或深层混沌性是无意识的建构,有序性或浅层有序性是有意识或有符号性意识的建构。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混沌性表现在婴儿那里,如18月前的婴儿具有的混沌性或深层混沌性教学整合特征,也是婴儿无法解析外界对其输入的意识或符号化意识的表征,此刻,婴儿沿自身动力(运算)和信息(思维)获得的路径前进,并表征如下功能形态:
3、1、1感觉认知性模块或感觉教学整合模块
感觉认知性模块也是感觉教学整合性模块的表征,表达婴儿此时获得了感觉认知整合结果,能够对感觉有所表达,感觉认知性模块也是感觉教学整合性模块的表征。此时相当于婴儿0月——5月年龄,感觉认知主体或感觉教学主体与感觉认知客体或感觉教学客体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感觉认知或感觉教学模块,当然,我们更多的采用感觉认知模块来对其进行解释,因为感觉教学并未得到产生或形成,感觉认知是非线性或无序认知的结果,也是直接认知的结果和自发认知的结果。
3、1、2知觉认知性模块或知觉教学整合模块
知觉认知整合模块或知觉教学整合模块指婴儿在感觉认知的基础上产生了知觉认知或知觉教学之后产生的知觉认知模块。知觉认知模块或知觉教学模块的产生在知觉认知主体和知觉认知客体之间,或在知觉认知中介作用后得以形成,这是直接认知和间接认知的结果,也可以表征间接教学的结果。知觉教学整合模块是混沌性模块或深层混沌性模块的表征,也是主动性教学模块的表征,婴儿从5月——1岁时以知觉教学模块或知觉认知模块为主导,从而提升了立体认知心理或立体教学心理中的感觉认知或感觉教学级别,并表征如8月婴儿对玩具的主动抓取等等主动性行为。
3、1、3表象思维认知性模块或表象思维教学整合模块
表象思维认知整合模块或表象思维教学整合模块是知觉认知整合模块或知觉教学整合模块的发展表征,表象教学整合模块在间接教学状态下发生,此时,我们观察到直接教学已经向间接教学发生了转移,立体认知心理或立体教学心理对事物的认知或教学,已经由直接转化为了间接,这是发生在深层混沌整合模块之中的事件。表象思维教学整合模块尽管已经达到间接整合的状态,但它仍然是无意识、无序、混沌、开放的,动力和信息(运算和思维)可以对其进行任意的输入和输出,这是混沌认知整合心理或混沌教学整合心理的表征。但表象思维教学整合模块却具有自身的一些特点,那就是潜识别信号工、潜记忆性、潜理解性、潜综合性、潜分类性等等、等等。表象思维教学整合模块发生于10月——18月婴儿教学心理之中。深层混沌整合模块的发生序列我们观察到:感觉认知整合模块在先(0月——5月婴儿),知觉认知整合或知觉教学整合发生次之(5月——1岁婴儿),表象思维教学整合模块再次之(10月——18月婴儿)。上述三个现象或三种级别,表征了深层混沌教学主体发展的无序性、无意识性、开放性、混沌性,从而导致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的无序性、无意识性、开放性、混沌性表征。但这三种现象之间具有严格的程序性,即感觉在先,知觉次之,表象再次之,并无叉位现象的发生。
3、2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有序性或浅层有序性
导致立体教学整合模块或立体认知整合模块深层混沌性和浅层有序性产生的依据是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有无意识性或有无符号意识性,意识性或符号意识性成为深层混沌和浅层有序之间的区别要点。我们观察到,18月前后的婴幼儿表现出了具不具有意识或符号意识性心理的状态,如18月前的婴儿,并不能清晰的呼叫“妈妈、爸爸、门门”等等,18月后的幼儿能够清晰的叫出“妈妈、爸爸、门门、灯灯”等等,18月后的幼儿具有了语言性意识,18月前的婴儿并不具有语言性意识,这成为了区分它们心理状态的主要标杆。
3、2、1表象意识化教学模块:
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也是表象意识化思维性运算教学整合模块的简称,该教学整合模块表征浅层有序教学整合心理的产生。我们观察到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与表象思维认知整合模块的发展,如前者是幼儿在18月——3岁时表征的立体教学整合模块功能形式,后者是10月——18月婴儿表征的立体教学整合模块功能形式,后者是前者的发展基地。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表征立体教学整合的发展已经到达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模块状态,它对意识这种立体教学心理中清晰因素的应用,比表象思维教学整合模块对无意识或混沌因素的应用明显进了一大步。18月成为我们判断婴儿和幼儿的关键年龄,也成为我们判断深层混沌教学整合模块和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模块的关键,更成为我们判断人类个体对意识应用的关键。从表象思维教学整合模块向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的进展是经历了创造过程的,但这个创造过程因其自发性和主动性,通常并不引起我们的关注,但在深层混沌教学整合向浅层有序教学整合的发展中却表现了出来,如它导致产生的意识化识别、意识化记忆、意识化理解或意识化简单理解等等,成为其创造性的证明。立体教学整合的发展系列,在深层混沌向浅层有序的发展中,必然涉及创造论述,积累是不能够对其加以说明的。这就是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模块产生之初向我们表征的状况。
3、2、2、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
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也是具象符号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的另外一种称呼,更是具象意识化思维性运算教学整合模块的简称。该教学整合模块表征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模块的发展,其以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为教学主体、外界输入刺激或内部刺激为教学客体、间接化立体教学中介作为引导中介,从而导发的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一般发生于3岁以上的孩子,表达了整合性教学整合模块层级现象。我们观察到,深层混沌教学整合模块表征融合性教学整合层级现象,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表征破译性教学整合层级现象,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表征整合性教学整合层级现象,这是它们对不同层级立体教学整合的表征。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为我们带来比较性教学整合模块、分类性教学整合模块、综合性教学整合模块等等,幼儿在3岁之后那个对事物产生比较、分类、综合等等立体教学整合状态。
感性认知向理性认知的发展在此得到了表征,它表征由直接性教学向间接性教学的发展、由无意识进行整合向有意识教学整合的发展、由无意识教学整合模块向有意识教学整合模块的发展等等。立体教学整合依赖的教学对象从直接性教学向间接性教学的进展,无意识教学向有意识教学的进展,有意识教学向复杂有意识教学的进展等等,这些都是导致理性产生的立体教学心理依据。
3、2、3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
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也是形象符号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的简称,更是形象意识化思维性运算教学整合模块的简称。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发生于幼儿6岁之后,在整个九年义务制教学过程中,基本上都以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为主导。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发展过程使我们观察到,立体教学主体对教学客体的教学性认知,经历了从混沌向有序的发展(18月前向18月后的发展)、简单有序向复杂有序的发展(18月后向6岁的发展)、对事物的认知深化和对自我的开发深化发展(6岁——15岁的发展),由此,我们认定,形象意识化或形象符号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的发展是小学和初中阶段发展的主要任务,在这个阶段中,学生的立体教学整合发展主要以想象的发展为基本任务,并展开想象——幻想、联想、空想、理想等等成为了构成想象的主要形式。
小学生的教学客体或初中生的教学客体主要以激发想象为主,逻辑性联想或理性联想等等是高中生及稍后发生的情景。
3、2、4抽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
抽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也是抽象符号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的简称,更是抽象意识化思维性运算教学整合模块的简称。通常发生于9岁——12岁之后,在立体教学整合层级之中,表征理性复杂教学整合层级的来临。抽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是导致理性教学整合模块深化的现象,也是导致理性教学整合模块发展的状态,尽管此刻小学生和初中生的发展仍然以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为主,但介入的抽象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却导致学生思绪向抽象理性化进展。此刻对事物的逻辑化教学、理性化教学、过程性教学等等可以占有一定的位置,而在15岁之后,可以占据优势位置,成为优势主导。
3、2、5其他教学整合模块:
立体教学整合模块从混沌向有序的演化或发展,主要以上述表征为主。但并未全部包括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发展,立体教学整合模块的发展还以策略符号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创造符号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逻辑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命题意识化教学整合模块等等方式显示,但这些均包含在上述浅层有序教学整合模块的发展之中。
4、 立体教学整合级别性:
立体教学整合级别是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细化性发展指称,如立体教学整合层级是立体教学整合层次的细化一样,深层混沌教学整合层次包含了无意识融合性教学整合层级,浅层有序教学整合层次包含了有序教学整合融合层级、有序教学整合破译层级、有序教学整合性层级、有序教学复杂整合层级、有序教学理性复杂整合层级等等。立体教学整合层级之中包含的立体教学整合级别,如融合性教学整合层级包含的自组织教学整合级别、吸引子教学整合级别、潜分化教学整合级别,这些都是融合性教学整合层级之中包含的级别性状态。
4、1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
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是融合性教学层级包含的最初级现象,发生于新生儿——5月婴儿立体教学心理之中。我为什么要将思维和运算共同进行陈述呢,即对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进行陈述,这是因为立体教学整合陈述的对象是立体认知心理核心,立体认知心理核心——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意志性运算心理或素质心理。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作为立体认知心理或立体教学心理核心,所发生的立体教学整合首先指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整合,然后指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和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的整合,再其次指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意志性运算心理或素质心理的整合。
潜思维是立体思维的构建,自组织运算是立体运算的构建,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是立体思维性运算整合的构建,如同后边对其他立体教学整合级别的论述那样,命题均代表立体思维和立体运算的构建,并表征立体思维性运算的构建。潜思维指混沌性思维,思维指对自身信息和外界信息的认知。
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是深层混沌教学整合层级的级别表征,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在哲学上主要建构感觉认知心理,感觉认知心理的立体教学整合核心是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是立体教学整合发展的功能现象,潜思维(混沌思维)在自组织运算(自发性运算)之中,产生思维运动状态,该思维运动状态向前发展形成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即知觉认知心理的产生,这是我为什么要将思维和运算共同论述的原理。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具有自发性运动状态,这是所有感觉认知心理的基本特征——自发性和自组织性。
4、2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
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是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的发展,与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一样,同属于深层混沌教学心理或深层混沌认知心理范畴。状态思维是潜思维的立体思维发展形式,吸引子运算整合是自组织运算整合的发展功能现象,当立体教学整合在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级别之中时,发生立体思维性运算整合进展,便表征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现象。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在婴儿5月——1岁时表征或成为主导,是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的立体教学心理发展形态。此刻,吸引子运算表征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的发展,立体教学主体对教学对象具有吸引子形态,如此刻婴儿发生的对玩具的主动抓取,对事物的主动认知等等,表达了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的来临。
4、3表象思维潜分化运算整合级别:
表象思维潜分化运算整合级别是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的发展,与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一样,同属于深层混沌教学心理会深层混沌认知心理范畴。表象思维是状态思维的立体思维发展形式,潜分化运算整合是吸引子运算整合的立体运算发展功能现象,当立体教学整合在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级别之中时,发生立体思维性运算整合进展,便表征表象思维潜分化运算整合级别现象。表象思维潜分化运算整合级别在婴儿10月——18月时成为立体教学心理主导,此刻,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经历了自发性(自组织)、吸引子(主动性)之后,发生了潜分化功能现象,如15月婴儿向我们展示的潜识别(对教学对象的潜在识别或无意识识别)、潜记忆、潜理解、潜综合、潜分类等等立体教学心理高级整合状态的潜在表征。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级别的发展主要以自组织、吸引子、潜分化或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表象思维潜分化运算整合级别向我们揭示它的发展序列。并且,每一个序列级别的表征,均具有相应的位置和时间,如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不能够发生于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之前,只能够发生于其之后。立体教学整合级别的这个深层混沌教学整合发展级别,向我们揭示了婴儿年龄与其的联系,这就是0月——5月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作为主导,5月——1岁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作为主导,10月——18月表象思维潜分化运算整合级别作为主导。
4、4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
立体教学整合级别是立体教学整合层级的细化性表征,融合性运算整合(无意识)层级表征自组织、吸引子、潜分化,融合性运算整合层级(有意识)同样表征自组织、吸引子、潜分化,所不同的地方是无意识融合性运算层级应用的是潜思维、状态思维、表象思维,有意识融合性运算整合层级应用的是表象意识、具象意识等等,但它们的共同点指它们都对事物的现象进行认知或教学。融合是现象性认知融合或现象性教学融合。
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指浅层有序教学整合级别的发生,也指高于融合性运算整合层级的破译性运算整合层级的发生,并在层级性级别之中指意识性识别、意识性记忆、意识性理解等三个级别状态。于是我们观察到0月——18月是融合性运算层级整合主导时期,18月——3岁是破译性运算层级整合主导时期,3岁——6岁是整合性运算层级整合主导时期。融合性运算整合层级细化为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潜分化运算整合级别,并在婴儿年龄发展过程中表征年龄的发展。但破译性运算整合层级与此不同,破译性运算整合层级之中的识别性运算整合级别、记忆性运算整合级别、理解性运算整合级别大致都发生于18月——3岁这个年龄阶段之中。如2岁幼儿对“这是桌子”的识别(意识化识别)、“这是妈妈”的记忆(意识化记忆或有序性记忆)、意识化理解(现象简单意义的解析)。对事物的认知或教学从现象向意义的发展,不仅表征融合性运算整合层级向破译性运算整合层级的发展,不仅揭示深层混沌积累向浅层有序创造的过渡,还表征感性教学或感性认知向理性教学或理性认知的进展或发展,所谓进展,主要揭示意义认知或意义教学性进展,如一种现象的多种意义。
4、5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
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也是具象符号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的另外一种称呼,更是对整合性运算整合层级的表征,在此层级之中,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一方面表征整合性运算整合层级的状态,另一方面,也表征整合性运算整合层级的细化性级别状态。但这个细化性级别与破译之中的细化性级别一样,也是同时表征的。如比较性运算整合级别、分类性运算整合级别、综合性运算整合级别等等的表征时间大致同一,不像融合性层级细化时表征的自组织、吸引子、潜分化那样,具有年龄发展的分期,这是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的特点。
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一方面表征级别性,另一方面,也表征从感性认知向理性认知的发展。如果说,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还对融合的直接性有所显示的话(如融合性教学主体对破译的作用),表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意义性和现象性之间具有感性和理性的区别之外。那么,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展示的比较、分类、综合等等便展示理性的巨大进步,它是对现象和现象性意义或意义性现象的比较整合、分类整合、综合整合等等,理性力量获得了立体教学整合性进步或立体教学进步。具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产生于幼儿3岁——6岁之间,此时,幼儿获得大量的比较、分类、综合性教学整合状态。
4、6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
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也是复杂整合性运算整合层级的细化性表征,更是意识对自我意识进行广泛开拓的表征,意识在对自我意识的开拓过程中,产生了想象,并且,想象也表征自我意识对意识的应用。如果我们对想象和创造二者进行划分的话,那么,想象是立体教学心理的横向拓展,创造是立体教学心理的纵向拓展,如想象并不具有立体教学层级性或级别性,每一种想象都是立体教学整合的横向展示。创造则具有立体教学心理的层级性如创造萌芽——创造启动——创造过程的无意识混沌性和创造结果——创造修正——创造反馈的浅层有序性,这是纵向立体教学整合应用的表征。
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产生于学生6岁——15岁之间,整个九年制义务教学都处于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展开的状态之中,因此,想象成为对小学生和初中生教学的基本特点,如幻想、联想、空想、奇想、理想的简单形式等等。形象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对意识和自我意识之间关系的开拓,使学生产生多种复杂教学整合模块。
4、7理性复杂整合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
理性复杂整合意识化教学整合级别是理性复杂整合教学意识化层级的细化性表征,也是高级立体教学整合级别的表征。学生从12岁开始或9岁开始,便产生对事物现象和意义教学性认知的逻辑性处理过程,并对原因——过程——结果——修正——反馈等等形成一系列观点或看法。立体教学整合从深层混沌性(偶然性、现象性、不连接性)等等向理性化的过渡,表征理性复杂整合教学级别的来临。理性教学整合导致学生对事物或对象之间关系的教学性认知产生必然性、意义性、关系性、连接性,从而导致混沌性教学整合级别向理性化教学整合级别的发展。逻辑化、经验化、关系化是其基本表征。
4、8其他教学整合级别的表征:
其他教学整合级别的表征指策略性教学整合级别的表征、创造性教学整合级别的表征(顿悟级别、灵感级别、直觉级别或第一次创造级别、第二次创造级别、第三次创造级别、第N次创造级别等等)、逻辑性教学整合级别(归纳性教学整合级别、演绎性教学整合级别、判断性教学整合级别等等)、命题性教学整合级别等等莫不是对其他教学整合级别的表征。当然,这里采用教学整合级别对其的称呼显得有些狭隘,如判断的多种、命题的多种样式等等,无不显示它们的层级性特征。我这里将其称为级别不外乎是对层级的细化性表征而已。
5、 立体教学整合的类型性:
立体教学整合的类型性是立体教学整合发展的依据之一,立体教学整合并不仅针对于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还针对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意志性运算系列或素质发展等等,这些相关因素的共同整合表征立体教学整合的类型性。立体教学整合类型性具有如下表征:
5、1混沌性教学整合类型
混沌性教学整合类型指深层混沌教学整合类型发生时,由立体认知心理核心或立体教学心理核心表征的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意志性运算心理或素质发展的共同整合性层级或级别表征。此时立体教学主体是深层混沌教学主体、教学客体相应的也是混沌性教学客体、立体教学中介或并不具备或仅具备偶然性、现象性、特殊性、不连接性特征,并且表征无意识教学中介的介入状态,立体教学整合类型性此刻便显示混沌性教学整合类型,如18月前婴儿获得的混沌教学整合类型。混沌性教学整合类型揭示了婴儿产生教学整合类型的混沌无意识性或混沌无序性,如18月前的婴儿并不能够在混沌教学整合类型中产生有意识教学整合心理。
5、2积累性教学整合类型:
积累性教学整合类型是幼儿在18月后向我们揭示的浅层有序教学整合层级或级别表征,如这是木头、桌子是木头做的。木头作为积累的首要条件被浅层有序教学整合之后,导致桌子是木头做的,这样的积累性结论产生。经验性教学心理大致都是积累性教学整合层级类型或积累性教学整合级别类型的表征。我这里认为的积累性教学整合层级指发生在破译性教学整合、整合性教学整合、复杂整合教学整合、理性复杂整合教学整合等等之中的整合层级。相应的级别则指发生于这些层级之中的不同级别,如比较对积累性级别的应用、分类对积累性级别的应用、分化对积累性教学的应用、综合对积累性级别的应用等等。积累是人类知识建构和发展的重要特征之一,也是人类认知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必须表征。积累大致在18月后的幼儿立体教学整合心理中展开。
5、3跨越性教学整合类型:
跨越性教学整合层级或级别类型表征不同于积累性层级或积累性级别时的立体教学整合发展情景,跨越也可以用创造来表征,但跨越对其的表达更强烈一些。如积累是表征立体教学整合层级或级别的发展沿立体教学整合层级或级别的路径,一级一级向前发展的,并不存在或表征跨越的情况,也如自组织向吸引子的发展、吸引子向潜分化的发展、潜分化向意识化识别的发展等等,每一个发展的路径都离不开规定的环节。
跨越并不以“遵纪守法”的情况发生,而是在发展之中采取了对一些层级或一些级别跨越的方式发生,如创造心理的发生便是如此。 跨越性教学整合层级或级别建构了立体教学整合类型之一,使得“遵纪守法”的积累和并不“遵纪守法”的跨越,共同对立体教学整合进行建构。婴儿向幼儿的发展、无意识教学整合向有意识教学整合的发展、融合向破译的发展、创造由无意识过程向有意识结果的发展等等,都是采取了跨越的类型。幼儿在18月后向我们表征大量的跨越性教学整合类型。
5、4混同性教学整合类型:
混同性教学整合类型指立体教学整合对积累性教学整合类型和跨越性教学整合类型的共同应用,从而产生混同性教学整合类型层级或级别。这在3岁之后或18月之后的幼儿或学生之中大量表征,或者是积累之中介入跨越类型,或者是跨越之中介入积累类型,二者的共同应用使得它们相互混同在一起,并相互激发、相互刺激、相互激惹、相互利用等等。但我们在对学生的立体教学整合类型的分析之时,应该对其立体教学整合类型究竟是跨越多一些,还是积累多一些;或者在什么时候,跨越多一些,什么时候积累多一些等等问题,具有明白的认知,从而引导立体教学中介在教学整合发生时,立体教学模式变化多一些。
立体教学整合具有很多性质,表达了立体教学整合的特点。但此处仅对立体教学整合的整合性、层次性、层级性、级别性、类型性、模块性等主要特征进行论述,而在对立体教学整合层次性陈述的背后,我们观察到立体教学整合更大的特征——从混沌或深层混沌向有序或浅层有序的演化或发展,由此,我对立体教学整合层次性特征的揭示便达到了目的,它引导我们对立体教学整合“从混沌向有序的演化”进行认知。尽管更加深刻的问题并没有在这里显示,那就是“混沌为什么会向有序演化”,基本的回答要点是“混沌具有外化力和外化形式,表征运算和运算力”,因此,混沌能够主动或诱惑的向有序发展。
当我对立体教学整合的层级性陈述时,我们也应该关注到背后显示的另外一个更大的特征,那就是立体教学整合的核心性。立体教学整合针立体认知心理,立体认知心理的应用性发展表征立体教学心理,立体教学心理核心是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意志化运算心理或素质发展心理,立体教学整合层级一方面表征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层级的变化,另一方面,也表征立体情感性运算心理和意志化运算心理的变化,尽管意志化运算心理的变化受主体支配多一些。
当我对立体教学整合级别性特征进行陈述时,隐藏在背后的另外一个立体教学整合特征也由此显示了出来,那就是立体教学整合的发展性或动力性(运算性)和信息性(思维性)。立体教学整合级别是发展的,如潜思维自组织运算整合级别向状态思维吸引子运算整合级别的发展,在人类个体之中是必然的,肯定的,不变的等等。发展之中的发展因子是运算和思维,运算作为发展的主体,带动思维的发展,从而形成立体运算性思维心理;而思维作为发展的主体,带动运算的发展,从而形成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立体运算性思维心理和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本文的任务了。
立体教学整合类型性使得我们更加关注立体教学整合之中的其他核心要素,当对学生或婴幼儿的立体教学整合陈述时,我们更多的关注立体思维性运算心理,这也是因为感性和理性一直在我们心理作怪的原因。但成年人和学生立体教学整合的全面陈述,则使得我们关注立体教学整合对其他要素的作用历程。
立体教学整合在解析中,可以划分为立体教学内整合和立体教学外整合。立体教学内整合指立体教学整合的形成主要依靠立体教学内部因子,如自我意识发展性内整合;外整合指立体教学整合形成是主要依靠外部因子,如输入性教学时对外部输入的依靠。立体教学内整合和立体教学外整合经常联系在一起被应用,产生立体教学整合现象。
立体教学整合是立体教学理论的要点之一,也是立体教学主体、教学客体、立体教学中介、立体教学整合、立体教学评价共同对立体教学建构的表征之一。立体教学理论、立体教学模式、立体学习心理、立体教育心理它们共同建构立体教学范例或立体教学系统。立体教学整合定义目前尚无(或未寻找到)参阅文章或文献。
词条标签:
文化术语 教育 书籍